说到肾病,人们往往畏之如虎。因为肾病不但容易反复发作,让人们饱尝无奈,更随着病情不断发展令人难免面临尿毒症、肾衰竭的威胁。

www.8455.com 1

北京东城中医医院的王肃季从现代药理学研究成果中不断汲取营养,使之与中医经典古方有机结合,总结出独具特色的治疗肾病的基础方,在临床实践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。“在我这里,如果一个病人恢复正常饮食之后,能够连续五次检查指标都正常,那他才算彻底痊愈了。”王肃季强调。

国家级名中医王永钧是全国著名的中、西医结合肾病专家,85岁高龄的他,微信玩得很溜,每周依然看四个半天门诊,还利用周末空余时间笔耕不缀,整理上千例病案,整理临床经验、搞学术研究、著书立说,一心只为更多疑难肾脏病患者的健康。王永钧说,从医60年多来,我帮助很多肾脏病患者解除病痛,这就是作为医生的最大满足。

中医不但能养肾更能治肾

1

1957年,正面临文理分科的王肃季在班主任的建议之下确定了学医的目标,并于两年后顺利考入山东中医药大学。在校6年间,王肃季的学习以中医为主,但也兼有西医的必要理论和知识。“多年以来,我治好那么多肾病患者,靠的都是中药,但我从不排斥西医,因为西医的检查手段不但可以帮助我们判断病情,更是评价治疗效果的重要参照指标。”

一周四次门诊,整理上千例病案

20多年前有个小男孩因患急性肾小球肾炎住院,各项指标一个多月持续异常,焦急万分的家长打听到王肃季,希望能在中医中药上寻得一线生机。经过王肃季采用一个多月的中药治疗,孩子尿蛋白、潜血全部恢复正常,浮肿全消。如今,男孩早已长大成人,肾病从来没有复发过。一年前,男孩的父亲又因为腰疼找到王肃季,被确诊为肾功能不全。经过几个月治疗,症状全无,指标连续正常,病人感激万分。

www.8455.com,王永钧教授今年85岁,依然每周都会固定看四个半天的门诊,每次门诊时间基本持续五六个小时。

多年以来,王肃季始终要求自己“学要精深,做必出色”。上世纪80年代,她在担任煤气厂职工医院业务副院长、院长期间,医院多次被评为市级先进单位。90年代初,她参与了煤炭总医院筹建工作,并一手组建了该院的中医科。由于她带领的中医科团队在肾病综合征,特别是尿毒症的救治方面取得了很好的疗效,积累了大量宝贵的临床经验,她不仅多次被评为先进个人,还被授予“国务院政府特殊专家”称号,并历任北京中医药学会肾病专业委员会委员。

“做医生要对得起患者的信任,要尽所能帮助他们找到原因,去除病痛。”王永钧教授说,门诊中找他看病的肾病患者主要以疑难、复杂的病例居多。他们大部分都是辗转看了多家医院,最后才找到他这里。病人来自全国各地,甚至连美国、菲律宾、新加坡等国外患者都慕名而来。来的时候带来各种报告单,都是厚厚一大摞,他都会一页页仔细翻阅,耐心问诊。

当有病人询问她治好了那么多病人靠的是什么时,她总是自豪地回答:中医中药。“人们大多了解中医可以通过调养好我们的肾,改善体质,延年益寿,但很多人不知道,中医其实也可以治好西医概念上的肾病。”

www.8455.com 2

中医治病不是“慢郎中”

双休日,王永钧教授会利用空余时间,在家里整理病案。这样的习惯,他已经坚持了几十年。“几十年前,那时候还没有电子病历,每一个病人的病历都是靠手写的。”王永钧教授说,尤其是一些疑难病例的资料,他一直珍藏着,有些甚至是50多年前的手抄病历。在门诊或查房的时候,如果遇到疑难病例或疑问,他也会认真记下笔记,回去以后反复思考推敲,为什么这个病人要这样治?为什么这张方子要这样开?他对这些疑难病例进行总结和分析,从而不断积累得出治疗经验。“这些年来,我利用空余时间将这些手写的病历和问诊笔记进行重新整理,粗略统计,积累的病历统计已经有上千例。”

今年已满80岁的王肃季依旧在北京东城中医医院每周出诊,不但思路清晰,耳聪目明,精气神十足,而且声音洪亮,语气笃定。超过半个世纪的执业生涯,在她身上刻下干练、沉稳,更有多年临床经验打磨出的对中医中药的深深自信。

2

王肃季曾被人称作“退烧一绝”,无论内外妇儿,只要有超过一周反复发烧不退的,都会请王肃季会诊,往往两服中药就能把烧退下来。因此,王肃季从来也不认为中医只能“看慢病,慢看病”,“对于很多急症和危重症,中医药都有独到的效果,肾病也不例外。”

当医生要学会“质疑”和“求异”

涉及一些药物的使用,王肃季认为应以发展的眼光看待,不但在用法上可以参照现代药理学研究成果,在药量上也应进行适当调整,以适应现代人更为复杂的病情。像王肃季在她的基础方中大量使用的黄芪,就是参照了现代药理学对于黄芪具有利尿,降低尿蛋白作用的论述。

对他来说,整理病案是非常有意义的事,在点滴细节中,总结和整理临床经验,能够给他很多新的启发和感悟,经常能够让他在日常问诊中带来新思路。

曾经有一个河北的患者,找到王肃季看病的时候全身浮肿,基本无尿,恶心呕吐,已在其他医院做过两次透析,仍浮肿不消。王肃季根据病情给他开了30服中药。一个月后,他的老伴又带他来找王肃季,进门就要给王肃季跪下,直言“您救了我老伴的命”。她后来告诉王肃季,老伴服药后第三天排尿量就多得惊人,此后浮肿渐消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不但不需要人伺候,还有了胃口,甚至能自己做简单的饭了。此后该患者又服了半年多的中药巩固疗效,检查反馈各项指标均已恢复正常。老两口感激之余,给王肃季留下一袋自家种的小米,聊表心意。此后,凡遇到有尿毒症的人,老两口都会推荐他们来找王肃季看病。

王永钧教授讲了一个例子;他曾经接诊过一对20多岁的两姐妹,她们的尿检结果都出现红细胞增高,尿蛋白有三个+。当时在其他医院检查,被诊断为薄基底膜肾病。但是他仔细翻看了两姐妹以前的病例,发现蛛丝马迹。

■ 相关新闻

“如果是薄基底膜肾病,一般以红细胞升高为主,尿蛋白不会这么高,但是她们俩的尿蛋白也很高。”就是因为这个疑点,王永钧教授抽丝剥茧找到答案,最后经过一系列检查确诊,这对姐妹患的果然不是薄基底膜肾病,而是遗传性肾炎(Alport综合征),这对两姐妹的人生之路有非常重大的意义。

肾病不反复“五怕”要牢记

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,对每一个疑问要敢于质疑。
在他看来,“求真、求实、质疑、求异”这八个字是作为医生的基本要求。医学是治病救人的,来不得半点虚假。在行医过程中所遇到的疑问,要敢于质疑;在医学道路上遇到各种问题,要勇于求异。通过“质疑”和“求异”,发现和探索新的治疗方法和途径,从而解决疑难问题,这样医术才能不断提高,医学才能不断进步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