编者按:这是一篇真实的故事。一个60岁的老人离开家10年,让家人无处找寻他。可10年后他变了,从一无所有到财富。这个老人到底是如何解决的呢?一起来看看。

正值盛夏,天气很热,大街小巷上已经见不到多少人了。要么是在家里吹空调的,要么是在QQ空间里看别人吹空调的,这是一个还没有微信和朋友圈的年代。

60岁老人的一盘棋

www.8455.com,故事发生在五毛街,以前第五毛线厂老工人的住宅区。这条街上平时也红火得很,跳广场舞的,打太极拳的,玩扑克的,打麻将的,老人们的退休生活在这里是热闹得多了,有爱热闹的就有爱静的,人上了岁数太闹也不行。

初看这篇稿子,感觉有些“怪”——一个60左右的老人,能够离家出走10年,并让家人无处寻觅踪迹。但通过与作者的了解,这确实是个真实的故事。故事里的老解,能够放下“千斤重担”,选择退隐,这于常人而言,是很奇特的举动。但10年之后,他的“无所作为”给他自己带来的“财富”,可能根本不是多少的问题。看过此文,在放下和执着之间,你可能会有所思悟。

所以,下象棋的老爷子们也不少,平时街上大概有四五摊子,每摊儿能围过去6,7个人看着。

www.8455.com 1

不过,天气这么热,下棋的也都不出来了。

洛阳泰山新村6号院里,常有两个老人在下棋。

只有那么一个老人,穿了一身朴素的长袖长裤,带了一个大草帽,黝黑的脸,乱糟糟的胡须,眼神呆滞,无光。身前摆了一盘棋,坐在巷头,这架势和大街上那种身前摆一盘棋局,立着一个“几步之内把红方将死”就给钱的“江湖术士”简直没什么两样,只不过,这个老人身前的棋盘,不是残局,是没有动过的,两方的棋子摆得整整齐齐。

这两个老人,一个叫解林山,70岁,曾是洛南废钢转换厂厂长。另一个老人名叫马根生,74岁,给解林山那个私家厂看过11年大门。解老是60岁时撒手离厂的,马老也是同时“退休”的。那时,解老很有钱但日子很苦,一身病,瘦得皮包骨。

街上的小青年们不多,不过每一个路过的都在想:这老头儿是谁?他怎么不回家?这么热的天儿他在干吗?是不是碰瓷儿的新手段?

他家四世同堂,他转换废钢发财后,洛阳的亲戚也翻着倍儿地增多,他厂里大大小小的管事者都成了家人亲友,从明争暗斗到巧取豪夺,闹得他吐血也难得惩罚一个人。60岁那年,解老就是气病住院过程中下了决心,让心腹取来他本人掌管的那部分钱,玩了个大失踪,传话给他妻子:厂子我不管了,你们想咋搞就咋搞吧!

老李头路过了,喊了一句:“好家伙,天儿这么热别在这儿等了,人家肯定不来。”

他的家人亲友绝对想不到,他会在遥远的泰山新村买了一套房子,并把看门老人接来一起住,哥俩一起吃住,游玩之外就是在院里那石棋桌上下棋。

那人还有点羞涩地说:“没等没等,就随便找人下两把,你干啥去呀,要不咱俩玩两把。”

有趣的是,好长时间,人们不约而同有了认定:马老肯定是主人,那解老肯定是下人。因为,马老身体健康乐观风趣,而解老是一副病态愁眉苦脸,就是下棋时也有分晓,棋性最能显示人性,二老都是棋艺高超,常是一盘棋下老半天,和棋为多,但棋风不同,马老深厚宽容,从头笑到尾,而解老则是苦战的阵势,从来不笑,还自个儿发点小脾气,小人家家的样子。

“算了吧,我可下不过你啊,而且我大孙子今儿回来了,说想吃鱼,我得赶紧给人家买鱼去,我先走了啊,好家伙。”

日子长了,二老在大院里也有不少熟人好友了,就有敢直接探问的了。最后是解老自己说出了真情。马老给他看大门11年,他开始也没把这个老人放在眼里,第六年,他听说这马老下棋厉害,他也是棋迷,就找马老下了一盘棋,那盘棋下了很久,他输了。

那人知道老李这前半句话是敷衍,后半句才是实话。老李是之前第五毛线厂的一个什么什么主任,官儿大着呢,退了休以后也高人一等,整个街坊下棋都没有下得过老李的,人送外号“棋王”。这么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物,让一个小孙子指使得团团转。那人笑了笑,说

从那时起他才注意起马老,发现马老比他还幸福快活,整天笑着,好像从来没有一件烦心事。他再找马老下棋时就问:“马哥,从下棋来看,你的才智和品性都在我之上,我不明白……”马老明白,大笑解谜:“人都不笨,有人愿意在物里,有人愿意在物外,你挣你的大钱,我享受我的快乐,不一样啊!”就这句话,让解老苦想了五年,想不透就常找马老下棋,马老总能用几句玩笑话让他生晤生隗。

“去吧去吧,路上慢点哈,老胳膊老腿儿的。”

2009年6月,解老的儿孙们终于打听到老人的下落,来大院,正好看见二老在下棋。儿孙们惊呆了,10年,老人变了一个人,至少比10年前年轻了10岁,胖了,脸上有红光了,会开怀大笑了,和马老对坐同容,就像两个童色仙人!

其实,老李头说的好家伙,不是口头禅,不是感叹词,这个街上摆棋盘的老头儿,就是好家伙。他也不姓郝,人也没多大本事,但是大伙儿都管他叫好家伙。怎么回事儿呢?

解老只管下棋,不抬头也知道儿孙们来了,一边下棋一边招手说:“你们过来吧!”儿孙们羞怯法上前,解老一边下棋一边笑说:“你们才智不缺,生意没问题但日子肯定不好过,我现在成仙了,你们就别管我了,要想过好日子,我送给你们四个字:超然物外!”

那是六年前了,好家伙以前不是厂里的职工,刚刚搬到这个地方来,儿女工作都挺忙,孙子已经上大学了,老伴儿爱热闹,一天出去跳两次广场舞,一次跳半天。好家伙自己在家闷得慌,经常出去看别人下棋去。不过他水平也不咋地,看棋的时候别人稍微走一步好点儿的他就觉得了不起,随口夸一句好家伙,这一盘棋下来说了多少已经不计其数了。

总结:看完这篇文章,其实二个老人的一盘棋代表着的是2个老人的一生。从少一直到老。(文章原载于《健康》,刊期:2012.06,作者:张鸣跃,版权归作者所有;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三九养生堂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)。

俗话说,观棋不语真君子,好家伙不是什么君子,但是他看棋的时候除了夸别人一句“好家伙”,还真没怎么支过招儿,他倒是也支过,但是他那个水平,听了他的人都输了,后来也就没人敢听他的,久而久之,“好家伙”自己,也就不怎么说话了。

看棋终究是不过瘾的,过了一段时间,好家伙开始自己摆一盘棋,找别人来和他下。可是这么一个水平有限的“外来户”,谁愿意和他下啊?下棋不像踢球,踢球自然是有人喜欢虐菜的,这下棋,人人都知道那句至理名言——“和臭气篓子下棋,越下越臭。”

没人来下,好家伙就一直等,棋子总是摆得很整齐,好像他多有诚意似的。

这天,一个小孩子过来了,穿着校服背着书包,看样子是个刚放学的小学生。在好家伙的棋盘前望了一会儿,看着眼前这个怪异且陌生的老人,圆圆的脸上带着几分羞涩,静静地站了一会儿以后开口说道:“爷爷,我可以和你下盘棋吗?”

好家伙高兴得眉毛都要开花了,“行啊行啊,爷爷就等着别人和我下棋呢,你也不用叫我爷爷了,叫我好家伙就行,他们都这么叫我。”

相关文章